杂食动物

懒癌持续发作中

换手机后删 么么(◦˙▽˙◦)

01:
   风声与雨声惶急地杂成一团,寒冷从大陆北面逐渐逼近。但按理来说,塞威尔斯行省不该这么快陷入寒冷的包围,但仿佛是在渲染今夜戒严的气氛——
    一叶之秋的契约者叶秋已然叛逃。
    塞威尔斯行省全省戒严通缉。
    陈果整夜都能听到铠甲蹚蹚蹚踏过地面的声音。
    她一边差店里的伙计给楼上她捡回来的那个病人换一换毛巾,一边坐在窗前看着骑士团的骑士列队经过格尔格斯广场。而所有的民宿和商铺的门都紧紧关着,连流浪的诗人都设法找到了容身之所。
    嘉世作为塞威尔斯行省拥有统治权的工会,当家的能力者叛逃简直是不可思议也极为严重的事情。比如,现在,仅仅是一个人的叛逃,就让一个行省全体戒严,而且可以想见,这种戒严会在几个月内扩散到许多别的行省——为了追捕一个叛徒。
     陈果感到茫然。
     那些为求学而刚刚来到这里没有多久的年轻人或许无法体会,但是,对于他们这样的出生长大在这里的人来说,叶秋是当年撑起了嘉世的信仰。现在 ,这个信仰背叛了塞威尔斯,背叛了他们,或许一部分人会咬牙切齿吧,陈果却只感到茫然。
     就好像,一个人的肢体怎么会背叛他的意志?
     从很久很久以前,所谓的嘉世的意志,在很多人心中不如说就是叶秋的意志。
     陈果也不是没有怀疑过那个被她捡回来的人就是传说中的叶秋,但伙计为这人换药的时候找到的身份证明却又表示不是这样的。而且,已经通缉了一天半的时间,凭着叶秋的能力,肯定不会留在这个铁桶一样的城市里的。
   

评论

© 杂食动物 | Powered by LOFTER